整理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整理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重庆北碚官煤勾结制造血煤事件调查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8:59:35 阅读: 来源:整理剂厂家

重庆北碚"官煤勾结"制造"血煤"事件调查

北碚区煤监人员挂靠合法煤矿,办无资格煤矿欲牟取暴利

7月24日下午,随着一声巨响,北碚区偏岩镇广源煤矿附一矿顶棚垮塌,一名矿工当场死亡,另一名也身负重伤。当相关职能部门前往处理时,发现该煤窑为一煤监人员挂靠合法煤矿非法经营。

日前,在广州出席“安全生产万里行”启动仪式的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局长李毅中严厉痛斥“官煤勾结”现象。“官煤勾结”是造成全国煤矿事故频发的重要原因。

无疑,北碚广源煤矿附一矿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官煤勾结”、非法煤窑挂靠合法煤矿“借尸还魂”的真实样本。

煤监人员经营煤矿

北碚区偏岩镇广源煤矿附一矿负责人叫徐泽广,为金刀峡煤监办的工作人员。2003年7月,徐听一些挖煤的工人介绍,北碚桐子村作坊沟社煤层比较好,便计划着投资开煤矿,就找到北碚偏岩镇政府经济开发办公室。

正在此时,红岩湾煤矿因开采面煤炭枯竭,要政府批准同意继续经营老矿井下面几十米处再开井的项目。

在红岩湾煤矿申请批准的时候,偏岩镇政府再次提出让徐泽广挂靠的要求。

附矿实为独立经营

2004年2月,红岩湾煤矿将采矿许可证经营范围拐点坐标增加9个,并获得重庆市国土资源管理局核发的新采矿许可证。3月19日,红岩湾煤矿矿主王元平以红岩湾煤矿的名义在北碚区偏岩镇政府经济开发办公室,与徐泽广签订“协议”。协议规定,徐自负盈亏,安全事故、法律责任均由徐自行承担。协议签订后,徐泽广就个人全部投资在响水村7社开矿打井,并对外称红岩湾煤矿附一矿。

2004年9月,取得采矿资格的王元平将红岩湾煤矿予以注销登记,同时在红岩湾煤矿原址基础上,个人投资重新设立了个人独资企业——重庆市北碚区广源煤矿。徐泽广也随之将其开的矿更名为广源煤矿附一矿。

在广源煤矿开始运行之后的半年时间里,徐泽广以广源煤矿下属二级企业附矿的名义,自行开发并经营着煤矿。据王元平介绍,从煤矿投资到卖煤收益,都是徐泽广独自承担,煤矿工也是徐自行招工。在纳税方面,两个矿井也是独立申报,各缴各的。

不想挂靠也得挂靠

矿井发生人员伤亡事故后,记者采访到主矿的矿主王元平。他表示,要不是为了拿下接替井的开发权,根本不愿意挂靠。以下就是记者和他的一段对话。

记者:徐泽广所经营的是你们的附矿,作为企业法人主矿主,你们得到了什么好处?

王元平:只有坏处没有好处。他们就是挂靠,形成一矿多井的样子,实际就是各自为政,我们无偿提供证照,一分钱也得不到。

记者:你说的坏处是指什么呢?

王元平:安全。现在除了安全事故要承担法律责任,不是开玩笑的。我只能管自己的井,管不到别人,他出了事,我的声誉受影响,搞不好还要负连带责任。

记者:你们不想挂靠,为什么又要挂靠?

王元平:不想也没办法,他办不到证只有挂靠在我们煤矿,不给他挂靠,就拿不到接替井的批准。要不是镇政府施加压力,我一点都不乐意他来挂靠。

记者:协议规定挂靠时间多长?

王元平:没有限定,但是看样子他们经营半年没见什么煤炭,这样也撑不了多久,只等他们自己知难而退。

据了解,半年间徐泽广投资的附一矿,收获甚少。仅在2004年1月打巷道时出煤300余吨,且大多为煤炭夹子,销售出去的煤炭仅为30余吨。

据北碚区工商人员介绍,按照规定,年产量不到1万吨的煤矿在被取缔的范畴。

无照煤矿反告工商

2005年3月,北碚区工商局年检时,王元平透露出了附一矿和主矿的关系。北碚工商局也发现,该矿无任何的营业执照等经营手续。而从投资、收益、用工、纳税各方面都证明,广源附一矿是独立经营的实体。工商人员敏锐地感到,附一矿可能就是非法挂靠的无照经营煤矿。

4月8日,北碚工商局以无照经营为由责令徐泽广停止无照经营行为,并处罚15万元。但徐泽广不服,5月10日反将北碚工商部门告上法庭。然而,徐泽广并未停止煤矿开采活动。就在7月24日,即徐诉工商的案件开庭审理的前一天,广源煤矿附一矿在打巷道时,矿棚垮塌,酿成一死一伤惨剧。

挂靠是其生存之道

市工商局人士曾表示,我市自2001年来已关闭3000余家“黑煤窑”,但由于煤炭价格不断攀升,煤矿行业受经济利益趋动,一些要求被关闭的煤矿并没有关,而是找了一些有合法经营资格的大煤矿挂着继续生产。

7·24事件后,北碚一位受挂靠之困的煤矿主向记者透露,目前国家整顿煤矿行业越来越严,一些无资质的非法煤窑就借“挂靠”以保生存。

据称,一些煤矿借联合规范之名,让非法煤窑挂靠合法煤矿,行非法生产之实。而且在一些地方,凡在有证煤矿范围内挂靠的矿井就被视为合法。

该矿主表示,由于承担的安全风险较大,事实上有证的煤矿也想老老实实经营,但出于各种原因,一些被挂靠企业被逼无奈。“其实大多数被挂靠的合法煤矿并不想这样做。”

最大受害者是矿工

记者在采访时,一些非法煤窑借“挂靠”生存的说法被工商部门人士所证实。北碚区工商局人士坦言,我市原有4000多个煤矿,经过取缔后剩下不到一半,但实际上,取缔的并没有这么多。

非法挂靠煤矿产权不明细,最大的受害者将是矿工。目前我市赔偿是按照一人死亡赔偿20万的标准执行。

如果事故不是很大,非法煤矿可能就是拿钱了事。然而,一旦出现重大安全事故,到了煤矿主无法支付赔偿金的时候,或许就会逃之夭夭,矿工的合法权利将得不到保护。外地就屡屡出现煤矿主逃避法律责任而走人的事件。

另外,合法煤矿是经过层层审查,而无照经营的挂靠煤矿,很难在安全设施上过关,矿工的安全也无法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