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整理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吴晓灵存准率仍存上调空间

发布时间:2020-03-26 16:53:34 阅读: 来源:整理剂厂家

3月7日,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吴晓灵在北京表示,尽管目前大型金融机构的存款准备金率已经达到19.5%,但还未达到极限,存准率仍然存在上调空间。

为了回收流动性,自从2010年以来,央行已经连续8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19.5%的水平也创下了历史新高。银行体系流动性持续被抽走的情况下,银行间同业拆借市场利率大幅飙升,银行普遍感到资金紧张。

吴晓灵认为,银行的资金紧张,不是紧在头寸上,现有的超额存款准备金已足够。主要原因在于贷款预期规模的约束。尽管今年没有贷款预增目标,但低于去年既定贷款计划增长量(即7.5万亿)应该是底线。照此来看,银行放贷能力受到较大制约。

“央行上调存准率,最大的制约在于,财务上是否会对商业银行造成冲击。”吴晓灵解释称,央行按1.62%的利率向银行支付法定存款准备金的利息,这基本覆盖了存款的利率成本。上调存准率冻结资金,对于银行来说,是赚多赚少的问题,而不是亏多亏少的问题。

吴晓灵称,土耳其曾因外资大量流入,国内货币供应太多,该国将存准率调至100%。中国存准率不会上调到上述极端高度,但就目前水平而言,存准率还有上调空间。

3月5日,央行副行长易纲曾表示,今年实行的是稳健的货币政策,其中一个应有之义是调节流动性。在这一点上,央行将综合运用各种工具,把流动性调到一个合适的水平。

除了存准率外,利率也是央行工具箱中最重要的工具之一。吴晓灵表示,利用利率工具对付通货膨胀是国际上通用的做法。但由于经济的全球化,央行在货币政策主动性上受到一定的制约,而存准率同样可以逼高市场利率,起到利率工具的作用。

吴晓灵建议,可多动用存准率工具。但她同时强调,多用存准率不等于不用利率工具。

易纲也曾表示,今后央行不排除使用货币政策工具箱中任何工具。他认为,存准率是透明的、可预期的工具,既可看成是数量型工具,也可看成是市场工具。

此外,吴晓灵还认为,今年广义货币(M2)实现16%的增长目标主要有两点挑战:其一,央行能否有效控制银行间的流动性,即控制银行放贷能力;其二,社会已经铺开的基本建设是否能真正做到有保有压。

“目前银行贷款七成以上都是中长期贷款。”吴晓灵解释称,目前已经铺开的基本建设规模相当之大,完成后续工程所需资金规模同样巨大。银行贷款面临两难,有保有压的要求更加凸显。

新天佑|入园体检早知道

硫脲类甲亢药物注意事项知多少

浆细胞乳腺炎哪里治疗的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