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整理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广州东莞最大连锁网吧退市上座率急速下降

发布时间:2020-06-29 17:15:46 阅读: 来源:整理剂厂家

光纤资费是周边城市两倍

利润下降,成本却“恒高”。黄沛洪透露,东莞的网络市场由于缺少竞争,光纤资费一直高于周边的广州、深圳。东莞大部分网吧都是安装中国电信(微博)30兆的宽带,仅光纤资费,一个月的花费就高达12500元,相当于周边城市的两倍。此前,东莞本地50多个网吧业主就曾集体“陈情”,希望东莞电信能够降低这一收费,向广深“看齐”。不过,多年过去,网吧只是在春节等重要节日享受“提速”优惠,实际成本并未减少。

而且,各种游戏或应用软件的频繁更新,都要求网吧有更高的硬件配备,最快每半年就要有一次更新。加上近几年来智能手机和w ifi的发展等,网民上网的渠道越来越多。黄沛洪直言,“已经不看好网吧的发展前景”。动感网络公司因此急速缩减其网吧业务。据统计,其在最高峰时期共管理了近60家网吧,大部分为公司托管,目前都已转让了管理权。剩下19家为动感网络的自有资产:其中4家每个月亏损近3万元,被直接关停。其余则被陆续出让。据介绍,目前动感就只剩下3家网吧,分布在石碣、樟木头和大岭山,由于经营规模较大,每一间转让金额高达三四百万,还在找“婆家”。不过,按照动感网络公司的计划,最快2012年第一季度,动感网络公司将清理转让完,退出网吧经营市场。

东莞已无本土连锁网吧

据了解,东莞本土另一家较大的网吧连锁唐龙网吧早已在前年退市。该公司旗下的11家网吧已经转让了10家,现在只剩下南城工业区的1家分店。原唐龙网络科技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主要是因为南城较早进行了产业转型升级,工业区外来工流失不多,他们才保留了这一店面。但是,其核心资产近两年都已转向证券、股票市场,原本的网络科技公司已注销。

黄沛洪介绍,动感网络公司收拢战线后,也将转向其它业务。据了解,此前微软(微博)诉东莞动感网吧案让东莞这一最大的网吧连锁进入大众视野,国内知名红酒品牌商因此“相中”动感,合作开拓本土红酒市场。至此,东莞几家本土的网吧连锁公司都已退出网吧市场。同时为东莞网吧行业协会副会长的黄沛洪透露,现在就只剩下外来的全国性网吧连锁,如阳光网苑等在东莞落地,有零丁几家分店。其它都为个体经营。

东莞几家本土的网吧连锁公司都已退出网吧市场。现在就只剩下外来的全国性网吧连锁,如阳光网苑等在东莞落地,有零丁几家分店,其它都为个体经营。

动感网络公司董事长、东莞网吧行业协会副会长黄沛洪

业内

东莞网络文化协会副会长孙明明担忧,正规网吧退市恐给黑网吧可乘之机

呼吁政府给正规网吧减负

大型连锁网吧不看好网吧发展前景,纷纷退市,是否说明网吧行业将成为“历史”?东莞网络文化协会副会长孙明明昨日就回应:根据中国电信的统计,东莞网民数量已经达到380万,东莞镇街工业区里还有大量农民工。“网吧完全退出市场还需要时间,但确实在急剧收缩”。

他更担忧,正规网吧退市,没有牌照的黑网吧,无需缴纳任何税费,却因此卷土重来,带来安全隐患。

担忧黑网吧卷土重来

孙明明介绍,金融危机后东莞外来工人口流失严重。据报道,今年两会,特聘委员高汉光就举例,移动在东莞有1200万用户,但从去年8月起,以每月平均十几万户的速度减少,上百万人停了手机,离开东莞。“这对很多行业都是很大的打击!”

网吧行业也是,用户减少,运营成本却一直居高不下。以前,网吧行业是被定义为娱乐场所,各种税费高达营业总额的30%。近几年文化部开始松绑,税率也在10%左右。东莞的光纤资费更是高于周边城市。孙明明呼吁,政府能否从这两方面入手,给予正规网吧更多扶持。否则,大量黑网吧因此滋生,没有合格的消防措施,“大火一烧,可能没有一个能逃生。”

建议网吧做成“网络会馆”

对于现有的网吧经营者,孙明明则建议,可以将经营方向转向“网络文化会馆”。据介绍,随着智能手机的发展、平板电脑的出现等,市民的“触网”生活都已被颠覆。即使是收入较低的农民工都可以通过一台便宜的山寨机上网、听歌、聊Q Q。

网吧的核心客户群已经转向游戏玩家。“不少人是开着小车到网吧玩游戏”,孙明明称,游戏玩家在线上多有“帮派”和“联盟”,追求游戏氛围,经常相邀到网吧里“智斗”。东莞网吧应当针对这一点,丰富网吧的休闲功能,而不单单是提供上网。比如,能不能增加一个咖啡厅,将网吧经营成“网络会馆”等。甚至,与游戏软件商互动,在网吧举办相关活动。

个案

农民工要“圆梦”

黑网吧打不开网络课程

据报道,在东莞这座外来工密集的城市,网吧一直是外来工接触厂外世界的“通道”。此前,文化部还将东莞作为“解决外来务工人员上网难”的试点地区,希望通过网吧的建设改善外来工的生活。

不过,南都记者走访南城和万江一些厂区查看,正规网吧减少,不少厂区多被黑网吧包围,好多远程教育软件打不开。

从四川来的李小波20多岁,在凤岗一家工地打工。一个星期有6天,他都在工地上操作机器,简单又枯燥。他一直希望能改变自己的生活。去年,李小波报名东莞“圆梦计划”,被西南交大网络教育学院录取,开始接受网络远程教育。

不过,一个月2200元的工资,扣除了生活费和学费后,所剩无几。李小波坦言,买不起电脑。即使存钱买到了电脑,工地里没有网络,他的工作流动性很大,也不可能花费千元去安装一年的宽带。手上那部旧手机只能上网看新闻、聊Q Q。要完成他两年的土木工程课程,只能依靠附近的网吧。

李小波透露,自己每个月至少需要花费14个小时“触网”学习。但他兜了一圈,却发现厂区附近被黑网吧包围,“好多远程教育的软件都打不开。”由于黑网吧没有正规“执照”,不时还要与执法部门周旋,时关时开,李小波的网络课程也受到影响。

东莞网络文化协会副会长孙明明就担忧,不少农民工是通过网络实现自我提升,如参与“圆梦计划”中的这些农民工。如果他们没有“财力”为自己配备好的电脑设备等,又遇上正规网吧锐减,他们的“上升”也受到影响。

成都年会策划

成都年会活动

演艺策划

周年庆典公司

相关阅读